孤山无雪常多云

|・ω・`)?

像落下的花瓣带着心脏的律动死去
又像杂野的花扯着灵魂随处生长

你还拥有呼吸,拥有心跳,拥有未来,也拥有我们。
只不过是向时间前进的过程,
一切都会好的

称呼→季久//随意

愉悦的不完全产物。
斗志的三分钟火焰。

1912136759,欢迎来玩
弧长抱歉QxQ

大家都很不容易啊。。。

失去。。。获得。。。

不从赎罪的淤池里挣扎出来就是对过去耿耿于怀

人要向前,活着才是一切


她努力不让别人看到她哭的样子,

但是每次都会动不动就流下眼泪。。。

自己想的坚强根本毫无意义。


“你觉得他会希望你这么做吗”

“他不会!!没有了他的世界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去留恋的,我亏欠他的我要你们陪我一起还,这是我们欠他的。”




最后我还是想见你一面,说不定我就能鼓起勇气抱住你了。

然后她会笑着死去。
在梦里与他再次相会,熟悉的气息覆盖着她,“我陪你一起认错。”
早已注定好的结局

待补充oc设定

一个小队。

队长是red,大家心中的支柱,现在为了某件事而离开小队。喜欢热闹和yellow的酒


副队是yellow,和red认识很久了,r的现任搭档,知道r离开的原因,被托付照顾这个小队很多时候是orange[[手套是黄色,带着red的项链。最喜欢酿酒和看别人喝他的酒


队员blue,被red拉入伙,坚守正义,却被否定了一直以来的正义,目前世界观重铸中。看到别人的笑容自己也会很高兴[[带着蓝色袖章(有自用的骑士枪术


队员green,高冷调,某家族未来当家,处于家族矛盾之间,不明白自己的立场(不知道该怎么办,帮那边)喜欢一个人发呆[[背部有族纹(擅长使用冷兵器,体术也有基础,有一套家族战斗体系


队员white,曾经和red出过任务,很喜欢小队毫无保留相信red的感觉,自己也很相信red,喜欢创新(黑)料(暗)理,暴躁兄弟,讨厌睡觉被打扰(踩这个会被打,red也不例外[[带围巾((用锤子


队员gray,自己找上门吵着要加入的,谐星,很皮,想成为像red那样强大且优秀的人(拜师学艺?,最大的梦想是成为red的搭档,称red为师傅,不会对red恶作剧。喜欢跟着red


队员purple,是red离队后招募到的医师,如果你没地方去的话,愿意来我的小队吗。然后就找到并加入了,会狂暴化,学医是为了自救。(经常拿一本紫色的书


→→→→→→→→→→

y很害怕自己做不好队长,但是大家都觉得y已经很努力的在做了,而且做的很棒,也相信r会回来和r的选择,大家都会相互理解,有矛盾也会指出,有不爽的地方直接就打架。大家在r走之后,是y重新把大家联结了,r就想圆心一样维持着小队的状态,y则是把一个个点连成圆的人。


大家是被r吸引的,却是从y学到更多,而且基本真的是y在照顾大家。饮食起居,还有对外交流什么的。


w经常会去请教y很多事,料理方面的居多,做出的料理让y很头疼。y有一只使魔,被用来给w试新菜(爱莫能助,w其实人是相当可靠的,只要你不踩雷或者打扰他睡觉


在p加入后,医疗水平飞速提高,大家有了医疗保障打架也更猛了(?。大家也很照顾他,灰很怕打针所以很少对他恶作剧


“那我一直以来做的又都算些什么”b曾在r面前自暴自弃的说,被r掰正。b经常帮y的忙,恶作剧对象之一,小队最底层生物(?


g还有一个妹妹,是小队中身份最高贵的现充,但是本人到不在意这个,而且话少,小队成员也就任由他自己呆着,在某些场合,g还是很好用的。有点呆萌迟钝的属性,恶作剧对象之一


灰是年龄最小的,但是总是想做超出自己能力以上的事,虽然是个小孩,但是他的觉悟很高。一开始很不服y代替r管理小队,因为是r的命令也没违抗,后来才接受了y,也理解为什么r会选择y当搭档



→→→→→→→→→→


恶意能实体化

实体化有几个阶段。

先被分离,完成最初的恶意,然后吞噬宿主实体化游离(过程中可能会进化出智力。

如果成为了恶意,就没救了,恶意会优先吞噬宿主精神,也能获得优秀的身体技能,是双刃剑(只要恶意能得到补充,身体就不会消失

恶意会抓住精神的漏洞和懈怠,找所有机会去击溃目标


没有人能解读他们,解读意味去承受那份恶意,对身体损伤极大,精神力不够可能会死亡。(一般也没有这么做的必要

压抑的恶意会在体内不断堆积(有些人会无意识的,导致整个人直接成为了恶意,是进化态,拥有意识和智慧,会学习,周围也会不断聚集恶意。

→→→

斩杀恶意也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搞不好会被恶意吞掉,连反抗都做不到,意志可以为武器或者身体附魔变成对恶意的武器和能力


只有被恶意吞噬过,并且战胜恶意的人才能获得真正的意志。


在各地都设有机构去对抗恶意,用各国的圣物能短暂获得意志,需要补充


→→→→

也会有人利用恶意

不管好事坏事,靠近恶意本身就是很危险的事。


→→→→→

小队会接受委托为民除害,帮助各种各样的人和机构解决事件。

也会有其他的小队。

r建立小队的初心之一是希望世界和平,还有一个队长对不曾提及


也不过是胡言乱语

为什么你总是能说出别人最需要的话呢。。

因为那些是我曾经需要却没有人对我说出口的话


自己明理,却依然说服不了自己。

从他人之口说出来了以后效果拔群。


强大的人也会惹人厌啊。

为什么自己不能像他们一样呢,然后就会转化成厌恶

有时候的确是接受不了这种性格。

因为没有,所以嫉妒,因为嫉妒,所以讨厌(


明明是很棒的东西,一旦沾染了凡气就很掉格,缺也因为平凡而美好。

自己不后悔的话,别人说什么都没用,毕竟是自己的事,不靠自己就真的很不应该。


与其每天都在想为什么而活,不如为现在而活。


终于理解,没有时间悲伤,是一种什么感觉了。

在紧促的忙碌中能忘掉所有。

一旦触及了开关,悲伤又会流露出来。

悲伤的阀门要好好锁住啊。


不知者无罪,而你也没有资格去责备人家

反正也是无心之语,太过在意反而会让自己二次受伤


想活的什么也不在乎,却又想谁来在乎自己。

即使想变成灰慢慢消失也做不到。


生活在人间炼狱里,就要努力向上,带着遗憾和伤疤,道路开辟或不开辟,人终究要活着。


到了现在才想死也太亏了。

没有了追求也没有了灵魂。

欲望使人活着。

不为了什么而活着就不能活着,不一样的追求划分了不一样的人。

为什么我善良,因为这是我自身最需要的形象。

一切也不过是基于自己才诞生的。



想做着梦,重新回归怀抱。

在一切没有开始变味之前,溺死在安逸里。


做了一个梦,不记得太多了。。

A和B是青梅竹马,后来分开了,

c喜欢a,后来b回来了,ab又在一起了,c不乐意,很明显的不喜欢c,想独占a但是也没做什么奇怪的事,也就是情绪上的表现(比如a要去见b,c会把a拉出来问他能不能不要去见b),而a把c当朋友,对c的吃醋行为只有无奈(想去见b被c拉出来劝阻,自己也会表明态度:我一定要去的。

c还帮过一个同学H逃亡(理由忘了,然后全班的同学都在找她,想抓她回去。只有c心理想着,h不能被抓到,我要帮她(依然加入了搜索h的队列中(要比任何人先找到h)

在一个矮屋顶上和另一个同学x看到了h的行动方向,对视了一下就下楼也跑过去了。(x是可爱型的男生

在私人飞机的轮下,和h商讨,然后全班同学都来了,c想他们也看到h了吗,来的好快。

同学们每人说了一句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喜欢晴朗的天空,我喜欢被雨刷过的大地。。。

最后他们一起齐声说  我喜欢大家都在的教室

然后误会解除,全班都不是来抓她的((


然后醒了,感觉c有点可怜啊打不过天马(?

最后大家一起在的场景应该要更感人,但是原台词我想不出来了,还有每个人说一个自己喜欢的,其实也不全是天气啥的,因为记不清了(((

c和x在的矮屋顶是水泥地,延伸出来的钢筋上还挂着不知道什么的电线,

h跑的方向是类似后门后院一样的地方。不知道为啥后面会有一个私人飞机场?

在飞机轮子底下交谈,天气很热,飞机的阴影底下也很凉快(是准备坐飞机逃跑吗?

h带着夏天用的可爱草帽,好像是金长发?穿着裙子,人很好看((

恍惚醒的时候我以为才7-8点左右结果已经9点半了,阴天真好啊,昏昏欲睡,还能有理由开着灯学习,台灯的暖光加上书,再带个耳机,这样的气氛可不多((


那天,他阻止了他自己活下去。


他说:如果你继续活着,会给未来无数的人带来痛苦,只因为你活着。无数的罪都会从天而降,压迫着你,摧残着你,让你不能呼吸。

过去的他怔住了:我本以为只要还有人愿意对我笑,我就能活下去。。。是什么让你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像被乌云遮住晒不干的衣服,像失去了电池的机器人一样失去了动力。你先不起来了吗?不,你还站的住,所以你来找我了。就算未来没有人对你笑了,你也可以对着别人笑。我们在黑暗中不断寻找光,就像我们本身就在黑暗中发光一样。明天不一定会是晴天,但是明天一样要过。

我只想抱抱你,让你在梦里能温暖一点。


过去的他抱着来自未来受伤的他,像泡沫一样消失在梦里。

加油啊。


我喜欢雨天,准确的说是下过雨以后的天空,土壤,空气,总之所有。

雨过天晴的阳光会显示万物原有的模样,就算不晴,阴暗暗的天空也会稀释所有。

尤其是傍晚的雨后,云层遮住了所有的光,在原有的夕阳的地方你能看见一点橘红色,也会有好看的渐变。

在海边,刚下过一点小雨的时候,你会看见美到震惊的火烧云。

大雨冲刷所有,世界的颜色被涂上深一度。

因为下雨,人也会少,穿上不易脏的鞋漫步在雨中,听着雨伞被敲打的声音,数着雨水落在地上的频率,走到树多的地方,敲打雨伞的声音会变慢;当你走出时,原有的交响曲也会如约而至。

这是一场盛大的音乐会,看着自己的脚步和前方刻意用雨伞挡住的视线,一步一步的慢慢走,享受所有,除了雨声,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你的。


雪组((
这一家太好嗑了嘤

yy

*随便的记一下脑洞

*文笔渣

*没有剧情可言

*剧本弱智

*结局没想好,乱写的

*我还差的远呢

*因为自己真的不喜欢医院,所以就想随便写点东西

*没有说医院不好的意思,就是精神上的不喜欢。。


*估计也没人看(





他从来都不喜欢医院,哪怕是现在也一样。


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他的鼻子,大脑反射着厌恶的感情,还反射着一丝害怕。他身上都是血,却不是他的,已经没了温度,冰冰凉凉的干在了身上。


除了在门外无意义的等待和寄托满满希望的祈祷,他又能做些什么呢,他不是医生,不能进去做手术。他也不是助理,不能为医生递手术刀,只能望着干净的地板,听着自己的心跳声,试想着无数的好的坏的结果。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走廊上红色的电子钟一秒一秒的闪烁着,宣告着时间无情的流逝,偶尔会有风呼呼的降低他的体温,抚摸着他身上已经干涸的血迹。

时间的多少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他不在乎等了多久,只需要在门开的一瞬间能听到一个不坏的消息。

过道上空荡荡的,昏暗的白炽灯亮的刺眼,他的心脏扑通扑通,手心里冒着冷汗,闭着眼睛不去看发白的墙壁,不去看手上不属于自己的血,却也紧绷着没睡着。

在灯“啪”的灭掉声中,他做出了反应。门开了,主刀医生出来向他陈述结果。他的心吊到了脖子眼上,屏住了呼吸,用力的去听:没了。

他又一次失去了他的战友,那个人还不错的,会把自己的兵粮分给自己的,无时无刻不在为队友着想的他。

他还能怎么样呢,那个在战场上还能笑着要自己还钱的大男孩就这样走了。痛心,很痛心。绝对不能忘记的人从此在他的心里又多了一个。

紧抓自己的拳头然后举起擦去泪水,办理好手续后,转身,再一次的朝战场走去。